吸毒亚文化

编辑:春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0 20:57:09
编辑 锁定
吸毒亚文化,也叫毒品亚文化,是美国影响深远的嬉皮士颓废派运动时期,大量的吸毒者特别是青少年吸毒者在美国出现,随之在整个西方国家出现,随之产生了一种与主流文化相对立又并存的亚文化形式,这便是毒品亚文化或称吸毒亚文化。这种亚文化包括一定的社会风尚成分,或者干脆说, 有一种视吸毒为荣、崇尚吸毒的道德风尚。正是这种风尚腐蚀着人们的灵魂,破坏着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中文名
吸毒亚文化
外文名
Drug Culture
又    名
毒品亚文化
滥觞时间
20世纪50年代中期
盛行时间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
范    围
成功人士 大学生 艺术家等
例    子
Robert Mapplethorpe等

吸毒亚文化产生背景

编辑
摇滚乐滥觞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历史上第一首有据可查的摇滚作品应该是美国的白人音乐家Bill Haley录制的《整日摇滚》(Rock Around the Clock)。
六七十年代,摇滚开始盛行,当仁不让地成了当年“垮掉的一代”中嬉皮士们的最爱。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披着长发,唱着摇滚,抽着大麻,喊着性解放。他们作为现代历史上第一个“亚文化”群体,即使我花费再长的篇幅,也难以言明其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影响。
但是与摇滚一道,作为当时嬉皮士们用来寻求刺激的另一载体大麻——或者说各类毒品,还仍然受到各界口诛笔伐。 从一定意义上说,西方国家吸毒问题的泛滥是由60年代道德风尚的堕落而引起的。当时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赞美吸毒的音乐和实际体验吸毒感觉的组织。

吸毒亚文化发展

编辑
正是因为有这种崇尚吸毒的道德风尚,许多人便想方设法获取和滥用毒品。他们不仅自己吸毒,还往往拉拢与他们有联系的人一起吸毒,甚至“免费”为新人提供毒品。其原因,一是由于他们要不断扩大吸毒者的队伍,以显示其吸毒风尚的正确性,并与社会的主流文化相 抗衡。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培养自己的消费者,因为很多吸毒者到了后期往往变成一边吸毒,一边贩毒,“以贩养吸”。
但还有位主要出演文艺片的演员说,圈内一群吸毒的艺人以毒品为纽带,结成小团体,组织“high局”。被这种“high局”叫到的艺人,哪怕并不情愿,为了维护人脉关系,也不得不去。所以,只要跟这个小圈子里的人还有来往,就无法断绝毒品。

吸毒亚文化形成

编辑
不管大腕还是无名小卒,在集体性的吸毒派对中,他们以毒结缘并视彼此为知音,加上新型毒品不断被按需开发,这些现象其实在宣告着一种吸毒亚文化的形成——吸毒不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毒瘾,而毒品已经成了娱乐圈或其他城市亚群体中人际交往的新工具。在娱乐圈等特定群体内,“high”甚至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时尚,一个用来划分是不是“同类”、是否具有共同审美和生活趣味的标准。
一个主要成员吸毒的小群体,新加入的成员会通过一对一的模仿,逐渐学会新型毒品吸食的技能和方法,导致吸毒行为快速蔓延。在这个过程中,群体成员对毒品的态度也会逐渐改变,从恐惧、刺激,到习以为常,最终使吸毒成为根深蒂固的嗜好。
此时,被亚文化群体共享的价值、观念和行为都“中了毒”,这也会对个体形成文化压力。害怕被团体排斥、害怕无法融入的心理,让群体成员最终忠诚地拜倒在毒品的圈子图腾之下。

吸毒亚文化危害

编辑
而青少年吸毒会导致一种恶性传播,就好比摇滚精神中的布道一样,当吸毒成了一种潮流时尚,有些青少年为了寻求认同,融入同龄人之中,则在他们的诱导之下,也开始吸食这些新型毒品。这也是他们寻求其他人认同的一种途径——等待对方来迎合自己。摇滚精神的末世情节在这些方面体现的淋漓尽致。
几乎所有的吸毒者都认为,吸食K粉并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有个16岁的少女甚至天真的告诉记者,等这次出去以后,她还会继续吸。小林说,“找一个更安全的场子,这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被抓不是一次了。”当记者问其为什么还会继续吸时。她的回答让记者感到惊讶: “因为我周围的人全部都要吸,就你一个人不吸,显示你很清高。”
正是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下,中国据统计至少70万的青少年涉毒,其中仅北京市登记在册的就有2万名,而绝大部分青少年第一次吸毒都是在某些“迪厅”,而哪些“迪厅”出售管制药物,在他们圈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

吸毒亚文化范围

编辑
成功人士:证券经纪,地产炒家,律师会计师,理财顾问,专科医生。伴随着成功而来的焦灼感,压抑感,危机感使他们神经过度疲劳。毒品象手法娴熟的按摩师给他们进行心灵按摩,舒缓压力,提神醒脑。他们既不是不可救药的瘾君子,又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保证毒品的质与量,是最受毒贩子欢迎的客户群。
另一类群体蜷缩在社会的灰色地带,昼伏夜行。他们不务正业,靠违法犯纪为生:黑帮分子,黄赌毒业经营者,高利贷者,惯偷抢劫犯,老千骗子,人口贩子。他们出没于酒吧,夜总会,赌场,舞厅,按摩院,私人派对。毒品对他们来说如家常便饭,信手拈来。毒品让他们的夜生活更加光怪陆离:眼前的恐龙妹妹渐渐幻化成如花似玉的美女;水晶球的灯光迷离成了彩虹。去他妈的警察,枪战,债务,脑袋随着音乐摇起来,摇起来!
功课繁重的大学生,失意落魄的艺术家,送比萨饼的小伙子,跳脱衣舞的姑娘,刚学会抽烟的高中生……社会每个阶层,都有毒品的市场。“好奇心,真要命”。(Curiosity kills a cat)毒品是什么?能给我带来什么异样的感觉?试一试!许多的不良嗜好,就是这么开始的。

吸毒亚文化分析

编辑
毒品亚文化迎合了青少年崇尚个性张扬、叛逆家庭与社会、追求人生享乐的心理。然而,在中国的吸毒圈内,新型毒品亚文化正在以各种新的话语和引人人胜的方法不断适应毒品种类的变化和对抗禁毒宣传。
(一)社会学习实现文化认同
由于吸毒者绝大多数身心仍未发育成熟,加之环境因素的被动接受、模仿、学习远远大于他们对环境的能动选择,其行为的实施和个性的形成都相当程度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从南京22名新型毒品吸食个案的访谈资料分析来看,新型毒品亚文化的价值观念是西方“前卫、时尚、狂欢、刺激”的高峰体验理念:
(二)亚文化氛围渲染
而且摇头丸这个东西,如果你不听到音乐、不去那个场合还好,也不会太想;但是如果经常出入这样的娱乐场所,在那个气氛下听到那种音乐,人就会特别想嗨。
在一个新型毒品亚文化群中,个体在从初次接触摇头丸K粉、冰毒、麻果到彻底成为新型毒品吸食者的过程中,群体亚文化氛围对其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是当群体成员聚集在酒吧、歌舞厅、夜总会等特殊化的社会情景中时,新型毒品亚文化氛围会被极大渲染。特殊的音乐节奏、疯狂的舞蹈、鼓点,均会激起年轻人对吸食新型毒品(摇头丸、K粉)的参与和冲动。
(三)学习模仿
新型毒品使用是一种经由后天的学习模仿所习得的行为。在一个成员互动频繁、价值意识相同且凝聚力强的亚文化群体中,成员无论在态度、观念还是行为上均可能以他人为参照体系,认识、判断和选择事物,并有意或无意地效仿同伴行为。尤其是在主要成员吸毒的小群体中,学习模仿机制会迅速启动,通过一对一的模仿学会新型毒品吸食的技能和方法,导致吸食新型毒品行为会很快蔓延。
(四)文化压力
在青少年吸毒亚文化群体中,存在一套被群体所共享的价值、观念行为,这就对个体形成一种文化压力。如果某个体试图在群体中表现的不愿意尝试或者反对尝试新型毒品,那么就会被视作叛逆,最终受到其他成员的疏远甚至是群体的惩罚。在这种亚文化群体的压力下,个体只有服从并强化共享的价值观念,才能赢得群体的承认和肯定。

吸毒亚文化困境

编辑
吸食新型毒品行为虽然来势汹猛,吸食人群陡升,基于调查,它还没有越过其扩展蔓延的最高峰。在2007年以后的几年间,人群还可能继续膨胀。
从文化视角来看,这个问题根本上就是主流文化如何代替导源于西方以“消费文化、享乐主义文化”为代表的流行文化的问题。因此,进一步挖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巾的优秀文化成果,寻找适合吸食新型毒品人群的各种社会干预手段来引导和代替新型毒品吸食人群头脑中的内化了的亚文化观念,是社会学界亟待思考的问颢。

吸毒亚文化反击

编辑

吸毒亚文化禁毒,让文化反击文化

在一栋外墙面画着大幅罂粟花的小楼里,一场名为“瘾型人”的“多媒体音乐心理剧”正在进行首次带妆彩排。几天后的6月26国际禁毒日,这部创造性地以创新艺术形式反映当代社会各种成瘾问题的剧目将举行首场公演。
相形之下,主流文化在面对亚文化威胁时,似乎反击力度欠奉。满文军事件后,与他有交情的圈中好友大多以“鸵鸟政策”来回避媒体,实在躲不过就以“很震惊”、“很意外”之类不痛不痒的套话回应,连利于行的逆耳忠言都鲜有耳闻。
必须创造足够强大的主流文化来对抗吸毒的亚文化,以平等、影响的角度来达成说教和灌输无法完成的任务。石建春说,基地已经和中央戏剧学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争取以后每年的禁毒日,都能推出一部探讨吸毒亚文化产生机制的剧目。

吸毒亚文化以“读”攻毒

作为全亚洲唯一一所向戒毒青少年提供康复和教育服务的“特殊学校”,正生书院校舍危旧且逼仄,宿生已超逾校舍容量的3倍。2007年,正生书院就向港府提出,申请迁校到梅窝闲置着的南约区中学。但这一诉求一直被搁置,直至2009年2月一份报告的出炉而得到关注。
这份由林希圣与陈兆焯公布的香港首个青少年吸毒报告表明,23%的香港中学有学生吸毒现象。这一数字,震惊港府与媒体。

吸毒亚文化影响

编辑
歌手满文军夫妇因聚众吸毒被警方抓了现行
歌手满文军夫妇因聚众吸毒被警方抓了现行,从而掀开了娱乐圈毒化现象的冰山一角,以一种充满讽刺的方式宣告禁毒的任重道远。
明星吸毒其实并不是新闻。事实上,随着新型毒品的开发、集体性吸毒行为的出现,一种吸毒亚文化已经在娱乐圈内形成——吸毒不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毒瘾,而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时尚,这种行为应该明令禁止。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吸毒亚文化不仅仅存在于娱乐圈,而且蔓延进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特别是在城市青年的集体派对中,吸毒也是他们“增进感情”与建立认同的交际方式。
本来是请客吃饭,事实上快是请客吸毒。
吸毒行为的时尚化、交际性质化,显然给当下的禁毒工作带来严峻挑战。如何抵御吸毒亚文化的扩张,尚有待于主流文化价值观与健康生活方式的艰难重塑。

吸毒亚文化派对毒品

编辑
冰毒
在娱乐场所频繁出现的新型毒品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不同,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后者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 其中,娱乐场所最常见的前三种,第四种其实就是迷药。

吸毒亚文化冰毒

通用名称:甲基苯丙胺
性状: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故被吸毒、贩毒者称为“冰”。由于对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极强的刺激作用,且毒性剧烈,又称之为“冰毒”。冰毒的精神依赖性极强,已成为目前国际上危害最大的毒品之一。
危害:吸食后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兴奋,能大量消耗人的体力和降低免疫功能,严重损害心脏、大脑组织甚至导致死亡。吸食成瘾者还会造成精神障碍。

吸毒亚文化K粉

通用名称:氯胺酮
性状:静脉全麻药,有时也可用作兽用麻醉药。一般人只要足量接触二三次即可上瘾,是一种很危险的精神药品。K粉外观上是白色结晶性粉末,无臭,易溶于水,可随意勾兑进饮料、红酒中服下。
反应:服药开始时身体瘫软,一旦接触到节奏狂放的音乐,便会条件反射般强烈扭动、手舞足蹈,“狂劲”一般会持续数小时甚至更长,直到药性渐散身体虚脱为止。
危害:氯胺酮具有很强的依赖性,服用后会产生意识与感觉的分离状态,导致神经中毒反应、幻觉和精神分裂症状。同时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都造成严重损害。

吸毒亚文化麻古

该词是泰语的音译,实际是缅甸产的“冰毒片”,其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外观与摇头丸相似,通常为红色、黑色、绿色的片剂,属苯丙胺类兴奋剂,具有很强的成瘾性。

吸毒亚文化黑芝麻

通用名称:麦角乙二胺(LSD)
性状:纯的LSD无色、无味,最初多制成胶囊包装。目前最为常见的是以吸水纸的形式出现,也有发现以丸剂(黑芝麻)形式销售。
危害:LSD是已知药力最强的致幻剂,极易为人体吸收。服用后会产生幻视、幻听和幻觉,出现惊惶失措、思想迷乱、疑神疑鬼、焦虑不安、行为失控和完全无助的精神错乱的症状。同时会导致失去方向感、辨别距离和时间的能力,因而导致身体严重受伤和死亡。由于食用这种黑色、小如细沙的“黑芝麻”毒品以后,听到节奏强烈的音乐就会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药效长达12个小时,故又称作“摇脚丸”。

吸毒亚文化安眠酮

通用名称:甲喹酮,又称海米那,眠可欣。
性状:临床上适用于各种类型的失眠症,该药久用可成瘾,而且有些病人在服用一般治疗量后,能引起精神症状,该药已成为国内外滥用药物之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临床上已停止使用。合成的安眠酮一般为褐色、黑色或黑粒状的粉剂,非法生产的产品中可以看到药片状、胶囊状、粉状。
危害:在西北地区,一些吸毒人员吸食一种叫做“忽悠悠”的毒品。这种“忽悠悠”药片的主要成分是安眠酮和麻黄素,分别是国家管制的一类精神药品和易制毒化学品。因服用这两种药片后会产生打磕睡、似酒醉、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状态,故叫“忽悠悠”。

吸毒亚文化摇头丸

性状:以MDMA、MDA等苯丙胺类兴奋剂为主要成分,由于滥用者服用后可出现长时间难以控制随音乐剧烈摆动头部的现象,故称为摇头丸。外观多呈片剂,形状多样,五颜六色。
危害:摇头丸具有兴奋和致幻双重作用,在药物的作用下,用药者的时间概念和认知出现混乱,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活跃,整夜狂舞,不知疲劳。同时在幻觉作用下使人行为失控,常常引发集体淫乱、自残与攻击行为。

吸毒亚文化迷幻蘑菇

性状:多为粉红色片剂,其迷幻成分主要由一种含毒性的菌类植物“毒蝇伞”制成。“毒蝇伞”生长在北欧、西伯利亚及马来西亚一带,属于带有神经性毒素的鹅膏菌科,含有刺激交感神经、与迷幻药LSD有相似的毒性成分。
反应:药力持久,有吸食者称比摇头丸、K粉更强烈。吸食后即会出现健谈、性欲亢进等生理异常反应。
危害:过量吸食会出现呕吐、腹泻、大量流汗、血压下降、哮喘、急性肾衰竭、休克等症状或因败血症猝死。心脏有问题的人服用后可导致休克或突然死亡。[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疾病